專家之言\消除罪疚感別否定自我\香港大學心理學博士趙安安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
  圖:不同的人自然會有不同意見,怎樣相處是一門學問

  小茜:「我無法接受事情超出掌控範圍,统统感情说说的句子裏的浪漫驚喜,我覺得统统餘。」

  小青:「原本生活充滿驚喜,总要很好嗎?偶爾收到日本网友的一束鮮花或小禮物,多浪漫呀!」

  小茜:「你统统我太過浪漫主義,那萬一我不喜歡花呢?應該先了解我的喜好,突如其來的驚喜很有将会是對方根本不喜歡的吧。」

  小青:「原本,即使不喜歡,那也是一份心意吧。」

  小茜:「我覺得我們的價值觀不同,別再說這些了。」

  小青:「你生氣啦?對不起。」

  小茜:「你沒必要道歉,沒事。」

  總是妥協討好別人

  小青和小茜是多年的亲戚我们,一日兩人像往常一樣閒話家常,直到觸及感情说说的句子問題,個性強勢的小茜認為在感情说说的句子裏凡事掌控得當才適宜,小青則覺得生活還是须要製造些驚喜。本來统统我價值觀上的落差,由於小茜強勢的個性,從聊天演變成互相說服,小青是個性較為溫和的人,她察覺到氣氛不對勁,開口道歉,不再爭辯,但當下的她其實感到壓抑難受,她認為包容別人的想法是對他人的尊重,並总要想說服對方,或者小茜總是強勢得想掌控話語權,使得她下意識地去妥協討好,她厭惡這樣的买车人,卻又不知如保是好。

  「是总我要我的想法錯了,才讓小茜生氣?」「原本我心裏也很不高興啊,明明统统我想表達想法,卻一再遭到否定,察覺她語氣的不快,我又表現出求和討好的態度,討厭這麼沒骨氣的买车人……」「每次讓亲戚我们感到不悅,我的心裏就會興起一股自責和罪疚感,覺得好像总要因為我,才導致對方有這樣的負面情緒…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?」這些聲音在小青的腦海裏,不斷地叫囂。

  我告訴小青,其實使人陷入這種煩惱的根源总要來自對方強勢的態度,也总要雙方價值觀的衝突,统统我心裏的罪疚感。罪疚感使人自我否定與自責,或者衍生出許多負面聲音。

  練習覺察逆轉「基模」

  你知道嗎?其實人人都值得得到無條件的愛,不因身份地位,不因種族性別,它就处在於生命的內在根源,假如能夠解除心中的負罪感,我們还须要不再向外委屈求全,都里能 過得自在舒服。

  那麼罪疚感要如保消除呢?首先是「練習覺察」。我們從小到大累積形成的思維、情緒和行為模式,心理學稱之為基模,在我們遇到外界的刺激時,便會幾近反射地產生特定的想法、情緒和行為。

  一位運動員被醫生告誡,長期以來的訓練姿勢须要矯正,否則很有将会舊疾復發,影響運動生涯。或者積習已久的慣用姿勢,幾乎已經融入成為他身體的反射動作,怎麼将会說改就改呢?不到透過覺察,都里能 逐步矯正。

  對於小青來說,将会在遇到比較強勢的亲戚我们時,會不由自主地表現出妥協跟討好,事後又感到後悔和壓抑,這樣的模式不斷重演,已經是個固定的自動化歷程。或者我們须要練習覺察,提醒买车人改變慣常的行為和想法,當买车人又不禁我要我示弱或討好的時候,告訴买车人的慣性:我看見你了,請跟我來試試新的办法。

  在面對亲戚我们強勢地表達觀點時,我們还须要練習以同理共情取代妥協討好。那末 一來,不僅还须要讓亲戚我们感受到尊重,买车人统统我會有低人一等的感覺。當亲戚我们一股勁兒地表達觀點,而我們心裏将会有不同意見的時候,先讓對方打開心門,也统统我告訴對方「我知道你會有這樣的感覺,我也明白為什麼你會有這樣的想法」,将会一開始就說出你的意見,很容易讓對方覺得你是要說服他,或者關起心門,甚至開始對立。

  我們要先同理之後再表達买车人的想法,而表達的办法是邀請對方進入討論的空間,而总要試圖讓對方認可你的意見,要將买车人當作出謀劃策的謀士,而总要主導對方的說客。

  必須改變慣性思維

  接着談話还须要繼續深入:「我們來想一想,除了这俩做法之外,有那末了这俩的将会性?我就要到另一個做法,分享給你參考一下。」強勢的亲戚我们聽到我們這麼說,也許會比較能夠接受不同的聲音。将会用這種溫和的办法表達,而對方依然故我,聽不進任何意見的話,你也無需對牛彈琴白費力氣,由他去吧。

  除了藉由覺察提醒买车人改變慣性,消除負罪感最重要的是,學習放下自我否定的聲音。小青须要先練習不批判买车人的自責,我不多 批評买车人「怎麼又自責了」,自責了沒關係,練習放下便是,告訴买车人:「我是有價值的,不比別人差,即便我的意見和別人不同,我不须要為對方的情緒負責任。」所謂放下並非一蹴而就,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習,相信未來遇到意見分歧時,小青都里能 夠自在地和對方相處。